扫码订阅

这是一封攸关生死的电令: 1934年12月12日19时,一个特别注有“万万火急”字样的电令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向中央红军各部紧急发出,命令全军12月13日西进并攻占贵州黎平。

85年前,中央红军付出重大牺牲强渡湘江,翻过老山界,兵分三路来到湖南西南方边界的绥宁. 通道两县时,部队由从江西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见到第四道封锁线被突破,蒋介石紧急调集五六倍于中央红军的兵力在通道以北的城步、绥宁、靖县、洪江、武冈等地,构筑工事,张网以待,准备全歼红军。

出路在哪里?中央红军面临着生死抉择。据《皇冠体育投注:人民解放军军史》记述,“红军如果继续往湘西去,势必陷于重围,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危急时刻,毛泽东提出,立即放弃前往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红军转到国民党军兵力薄弱的贵州去创建根据地。

废址立馆一“通道”转兵会议的纪念

1934年12月12日,中路军委两个纵队及毛泽东等中央军委领导人在湖南绥宁[今属通道]芙蓉侗寨会合,当天傍晚中共中央负责人在芙蓉木林庵紧急召开会议,讨论红军行动方面问题。李德坚持红军主力北上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毛泽东从敌军重兵阻拦红军主力北上这一情况出发,力主西进,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进军。王稼祥、张闻天和周恩来等多数人赞成毛泽东的主张。会后19时,中革军委就会议精神用中央军委电台"5363". "5413". "5458"电致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万万火急”电令。决定长征中的中央红军放弃北进湘西会合红二、红六军团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这就是后来被称之为的“通道转兵". "通道会议”。老一辈革命家、老红军陆定一、伍云甫、张南生的长征大事记和长征日记:陆定一长征时任军委宣传部长,日记:[1934年]12月12日晴、军委二纵队到芙蓉寺附近,野战司令部到芙蓉。

伍云甫长征时任中央军委三局政委,日记:[1934年]12月12日晴、大队伍6时出发,余守候一分队发"5393"、"5413"、"5458"等台电报,下午到达芙蓉宿营;13日晴、自芙蓉出发,经芦溪[村]进入播阳所。

张南生长征时任国家政治保卫团政委,日记:[1934]12月12日到金殿。

>中,有陆定一35页、陈伯钧70页、赖传珠276页、彭绍辉322页、伍云甫699页等等日记里记录的流源, 二[两]江口, 麻阳、黄家堡、马家坝、唇口, 双江口、罗屋[武]、地艮[地连]、职笑洲[菁芜洲]、芙蓉、金殿、沪'芦'[炉]溪、牙屯堡、么姑、张黄、播阳等一连串地名确实存在,至今仍在沿用。

湖南绥宁县大事记[中华民国]:1934年12月12日周恩来、博古、王稼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李德等在芙蓉一座古庙召开会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省进军,史称"转兵会议"。

对伍云甫十三日所记的"自芙蓉出发,经芦溪[村]进入播阳所", 这一句,大家比较费解,其实,从芙蓉村相冲寨对面过金殿溪有道山梁,山梁上有条山路可直达炉溪村,当年在芙蓉村宿营的部分红军中央军委纵队和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就是芙蓉新寨人吴家成带路走这条山路通过炉溪村到播阳去黎平的,这条山路如果没有当地人带路,外来人根本不知道。一般只能由芙蓉相冲顺着金殿溪而上,到金殿,牙屯堡。当时红军前锋纵队和张南生等走那条路线。

当时担任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回忆说:毛泽东同志西进贵州的主张,得到多数同志的赞同。中央鉴于形势,接受了这一正确建议。刘伯承在《回顾长征》中描述:“部队在12月占领湖南西南边境之通道城后,立即向贵州前进,一举攻克了黎平。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所剩3万多名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红军长征史》写道:短促的通道会议,是从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中央有了发言权,也是他的意见第一次得到中央多数同志的赞同。

如此事关红军生死存亡的"通道转兵会议",转兵会址芙蓉木林庵至今不给人们公布,反而把"通道转兵"纪念馆却在2012年在县溪镇落成了。聪明的人会问: 没有承认通道芙蓉木林庵转兵会议会址,哪里来的县溪恭城书院"通道转兵"纪念馆?当时担任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在晚年也反对在县溪修建通道转兵纪念馆,他说: "中央军委一纵是指挥机关, 二纵是随军行动机关,我没有通过县溪浮桥,在县溪开转兵会议是不可能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